粗俗小说

首页 > 罪恶都市

【庭审王昭君】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樱桃原创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福利短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成人短视频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此昭君非彼昭君)

  3008年6月18日星期四郑县府衙破旧的张家公堂,历来都是吸引人们
关注的地方。威严的张大刀,依然是一身白色的衬衣,外面套上崭新的黑色褂子。

  而他低下光头,神情猥琐。他下面黑色的裤子,穿上方口布鞋。而他背后插
入烟袋锅,就这么来回的转悠,来到了桌案后面。宽敞的大厅,青石的地板,庄
严而且朴素,淡淡的血迹,表明了这里,昔日的酷刑,以及无法形容的悲惨屈辱
了。

  「升堂!」张大刀喊叫起来,而伴随惊堂木的拍打,顿时传来了铿锵有力的
声音。

  「带犯妇!」「带犯妇!」伴随此起彼伏的喊叫声,而在公堂之上,一切虽
然破旧,可是如此的庄严肃穆,令人神往,令人景仰和兴奋了。

  在旁边有不少围观的群众,人们纷纷翘首期待,看看今天的庭审大戏,如何
的上演了。毕竟王昭君可是牡丹城有名的美女,而她今天被带上公堂,遭受审讯,
到底要体会什么样的折磨,而张大刀如何玩弄女人,人们昔日刑场上看了很多。

  至于公堂上如何,人们更加要细细的品味,淡淡的体会了。张婉,张孬孩,
一身黑色的戎装,披挂黑色的盔甲,裙甲,头戴钢盔。张婉手持双刃长矛,还佩
戴一条钢鞭,缠绕在腰肢上,而张孬孩手持裸女钺,弧形的钺,非常的阴冷。

  他们站在门口拦截,而铁链束缚起来,禁止人们入内了。

  「哗啦!哗啦!」

  伴随脚镣拖动的声音,王昭君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公堂之上。而她气喘吁吁,
几乎哭泣的,一下子跪倒在那里了。毕竟作为一个女孩子,昨天晚上从被捕开始,
就被投入大牢,进入之后。本来她还试图挣扎反抗,可是饥饿了一个晚上,还被
女囚犯羞辱蹂躏一番,实在是苦不堪言了。她低下自己的光秃秃脑袋,而她泪流
满面,眼圈略微红肿,保持一种惊恐。

  她似乎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以泪洗面,精神萎靡不振。有时候对于她而言,
她属于一个可怜的女孩子,毕竟深处监狱面对强大的官府,只有逆来顺受,悲惨
的体会人生。或许在别的地方高贵优雅,令人尊重的富家千金。不过在这里,仅
仅是一个身体肮脏,可怜巴巴的女囚犯而已,没有人同情,只有无尽的羞辱和折
磨。王昭君163厘米的苗条个子,一身优雅的西洋长裙,现在略微脏灰了,犹
如一个洋娃娃一样。她的光头纤秀诱惑,骨感的灵巧迷人。她的脖颈纤润,她佩
戴上木头的枷锁,有些粗糙,还有手铐,她举起一双纤细美手,手腕略微红肿了。
她的小乳房被衣服包柔,轻柔的柔软优雅。

  她的腰肢纤瘦婀娜,充满了女孩子的韵味。她的小屁股米人纤秀,她的裙子
脏灰,裙摆拖动起来。她里面穿上肉色的连裤袜,一双纤细的美腿,性感的迈动
起来,又如亭亭玉立的仙鹤,她穿上白色的小皮靴,脚丫风骚万分了,略微散发
出来女孩子的脚丫臭味。伴随咯咯的高跟鞋声音,而她扭动光头,不停的张往四
周,希望能窥见自己的家人,窥见支持自己的人。而从她失落的目光之中,分明
出来一种失落,一种无法形容的惆怅了。她小皮靴戴上脚镣,丝袜轻柔的摩擦起
来,略微沾染汗腻以及各种气味,彼此的混合和交错在一起。而她拖动铁链,目
光有些惆怅,更加多了一种惊恐。毕竟作为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这么被押送到
公堂之上。反复的蹂躏和摧残,那种悲剧的韵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作为一
个女孩子,身体如此的敏感和娇贵,怎么可能承受如此的酷刑呢?

  「大胆刁妇!你可知罪!还不跪下!在下面还要趾高气扬!」张大刀拍打惊
堂木,就这么审问起来。「跪下!」伴随我冲上来,一把按住王昭君。而她双腿
发抖,哆哆嗦嗦,就这么跪倒了。在昔日的王家,从来都是别人给王家大小姐下
跪,有谁听说,她给别人下跪呢。虽然是一百个不情愿,可是进入了张家府衙,
要杀要剐,只能随便人家了。「冤枉啊!冤枉啊!民女不知道犯下什么罪过!冤
枉啊!大人明察秋毫!」王昭君跪在那里,瑟瑟发抖了。当着这么多人,尤其很
多泥腿子,就这么跪倒在公堂之上,这种羞辱,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王昭君红韵脸蛋,就这么颤抖起来,而她跪在那里,依然在扭动光头,东张
西望了。「还敢嘴硬!来人啊!给我准备好!大刑伺候!准备拶指」张大刀拔出
一个令牌,就这么投掷下去。「咣当!」伴随落地的令牌,而似乎我和张大牛,
早就控制不住了,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夹住王昭君。她脖颈秀美柔和,她脖颈
纤柔的性感美韵,光腻迷人。她脖颈肌肤黄腻软润,略微纤秀的软韵迷人,性感
柔嫩。她脖颈韧带紧绷性感,柔嫩的纤秀迷人,青筋浮显纤润。她肩头优美纤润,
骨感的柔滑迷人,纤秀美韵。她骨感的肩头柔美平和,她锁骨弧凸腻人,骨感的
凸腻秀润。她肩膀肌肤柔和的黄腻迷人,柔嫩的细腻可爱,柔滑纤润。她手臂纤
圆美润,纤瘦迷人。伴随拉扯的声音,人们根本想不到,在公堂之上,在大厅上。

  昔日牡丹城的美女,就这么惨遭蹂躏,而那种韵味,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了。

  而张大牛色迷迷的按住王昭君,而我也配合的走过去,拿起专门束缚女囚犯
的拶指工具,那是一个铁片连接的刑具。「噢~ 哦~ 」「好迷人的姑娘!也不知
道为什么,去当了女响马子,活该遭罪。」公堂下,愚昧而且麻木的民众,就这
么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兴奋的欣赏起来。虽然只是看了王昭君白花花胳膊,依然
产生了强烈的兴奋。因为31世纪严重的严禁裸体和性爱。人们看见女孩子的胳
膊,想到了乳房。看见大腿,想到了阴穴,实在是联想非常的丰富了。「给我打!」

  张大刀一声令下,而我和张大牛两个小辈,就这么按住王昭君,然后勒令她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轻柔的给她套上拶指的铁片。她右侧上臂,纹身一个黑色小
凤凰,优雅迷人。她上臂圆润细腻,柔和的弧韵迷人,纤瘦的柔滑美韵。她手臂
肌肉略微紧绷凸韵,纤弧秀美柔嫩,软韵迷人。她上臂肌肤黄软的柔滑细嫩,略
微光腻迷人,纤柔细嫩。她腋下肌肤黄软韵腻,性感柔嫩,皮纹腻积诱人。她腋
下腋毛柔软,青青的腋毛细腻光润,软润性感。她肘部弧凸光腻,骨骼弧凸迷人,
清秀优雅。她肘部肌肤泛红凸韵,皮褶腻积诱人,性感纤细。她肘窝细腻弧凹,
肌脂腻积优雅,纤柔美韵。她肘窝肌肤黄软,性感的浮显皮纹,腻积纤秀。「吱
吱~ 」

  我们两个人,左右的拉扯绳索,而铁片收缩,就这么强硬挤压她纤细的手指
头,那种悲情,那种韵味,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哎呦~ 哎呦~ 好疼啊
~ 好疼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要死了!

  要死了!」王昭君疼痛的呲牙咧嘴呻吟起来。而她双手戴上木枷锁,就这么
痛苦的跌倒在那里,被迫双手紧握拳头,万分的耻辱,万分的难受了。「冤枉啊!

  不要啊!不要啊!好疼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王昭君哭哭啼啼起来,
想到自己在众多乡亲面前丢丑,从一个高贵优雅的,被人尊重的千金小姐,到被
公堂上酷刑折磨和毒打,而她有些无法忍受,顿时尿水,顺着裤裆流淌下来了。

  而作为王家的大小姐,在大庭广众之下,身穿裙子被毒打,况且还是一个年
芳25岁,未婚的黄花闺女,传说出去,根本无法做人了。「大人~ 我求求您了!

  就算您要打!我还是一个未出嫁的黄花闺女,给我留下一点羞耻吧!大人!

  求求你了!」

  王昭君瘫软的坐在那里,顿时屎尿失禁,全身瑟瑟发抖,犹如一个可怜的小
母鹿,悲惨无比了。她弹腾自己的美腿,散发出来一种小女生的诱惑,而她孱弱
的声音,可悲的神态,真的凄惨无比了。她前臂秀美优雅,弧韵的秀长迷人,紧
绷纤润。她肤色略深细腻,柔和的软韵迷人,略微浮显汗毛。她前臂肌肉弧韵紧
绷,柔和的细腻迷人,柔滑光腻。她手腕弧凸光润,骨感的纤润诱人,略微圆腻
的性感平韵。她手腕肌肤性感,纤细的优雅可爱,美韵诱惑。她手背骨感美润,
略微纤秀的柔和细嫩,酥软迷人。她手背青筋软软的浮显润腻,纤弧的柔美腻人,
平软细嫩。她手背肌肤薄韵纤滑,肌脂黄软柔嫩,光腻的优雅迷人。「不要让我
公开受刑了~ 哎呦~ 」她疼痛的张开自己的美手,兴奋的挣扎起来了。

  「啊~ 啊~ 疼死了!疼死了!受不了了!手指头要断了!啊~ 啊~ 」王昭君
屎尿失禁的嚎叫起来,而她兴奋的收缩自己的肛门,就这么屈辱万分,悲惨万分
的体会起来。我和张大牛,两个人毕竟还是怜香惜玉的,不过伴随拉扯,不过具
有相当强烈的感觉。那种刺痛,就算一个功夫高强的女响马子头目,也是无法承
受的了。「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你勾结乱党!屡次刺杀朝廷命官,犯下的
可是死罪!还不快快招供!谁是你的同伙!你伙同何人!」张大刀拍打惊堂木,
这一下子,让这个小女生,昔日的牡丹城一朵花,顿时屎尿失禁了。

  牡丹城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害怕张大刀的,这是一个吃女人肉,喝女人血,
不吐骨头的杀人魔鬼。虽然偶然有失手,可是他毕竟一生杀戮了超过2000名
女囚犯,往往是生前都是百般的折磨和玩弄。那种滋味,实在是销魂蚀骨,而对
于女人而言,听起来就全身发抖了。这次让我父亲张大刀,来审讯,而不是我。

  就是希望产生一种强大的威慑力了。王昭君痛苦的呻吟起来,她的美手变型,
几乎瘫软在那里了。她手指头纤秀优雅,末关节凸腻骨感。她大拇指弧凸柔软,
手指头弧韵纤软,指头肚扁圆弧韵,手指甲纤美腻人。她食指光润诱人,手指头
纤秀迷人,指头肚弧圆纤美,手指甲纤秀。她中指纤秀润腻,手指头纤软柔嫩,
指头肚弧韵迷人,手指甲软润纤秀。她无名指秀美光腻,手指头纤秀可爱,指头
肚柔美细腻,手指甲纤秀尖韵。她小手指弧润可爱,手指头纤细迷人,指头肚腻
人,手指甲纤秀。王昭君手掌柔软而有弹性,手掌纹理细腻柔嫩,光腻的纤软诱
惑。

  她手掌黄腻可爱,细嫩迷人,略微汗腻湿滑软韵。她手掌心弧凹秀美,软韵
的光腻迷人,纤弧的柔嫩性感。她喜欢风骚的握住男人的小鸡鸡玩弄。作为我的
初恋情人,我眼睁睁看着一切,却既然无可奈何,也无能为力了。我只能躲藏在
后面,观看大堂上的审讯,而人们似乎不甘心,不太相信,这么一切,就这么过
去了。可是对于张家的变态男人而言,或许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呢。

  「大人!民女有冤情!大人!民女有冤情!恳请大人听取!」王昭君看看四
周,豆大的汗珠流淌下来了,就这么挪动自己的秃头,痛苦得哭求起来了。「冤
情!黑牡丹,这可不像你的做法!你还是说说,为什么连续多次刺杀朝廷命官!
说~ 」

  张大刀拍打惊堂木,在那里训斥。「那些贪官污吏~ 我杀的人太多了,我不
求能逃脱,但求一个速死~ 张大人,别审问了,我招供!那些人为什么该杀~ 南
阳地区长期干旱,民不聊生。可是为了给河南总督办礼物,南阳几任总督,贪赃
枉法,把朝廷赈灾款都给挪用了。灾民几次上告,被河南驻京办的人抓住,劳改
的劳改,活活打死的,活活打死。民不聊生~ 所以我看不过~ 才打算替天行道~
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 」黑牡丹痛苦的趴在那里,而我这个时候,不是高高在上
的张大人,这次不是我的审讯,我十分无奈,十分的无辜了。「放肆~ 大胆刁妇
~ 我们大清王朝,那是有法律的!有什么事情,不能走司法诉讼的结果!

  再说了,官员贪污,还有朝廷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 刺杀朝廷命官,
就是死罪!要在过去,一定千刀万剐!不过现在,我相信你还有隐情!退庭之后
~ 秘密审讯~ 退堂~ 」张大刀拍打惊堂木,而我知道,真正精彩的,还在二堂和
三堂了。

  刑讯室阴森森的刑讯室,挂着各种刑具,有的鲜血淋漓,有的还散发一种风
骚的臭味,那是昔日殴打女囚犯,留下的斑斑血迹,以及各种人体的印记了。

  「不要哦!不要哦!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王昭君痛苦的呻吟起来,她根
本没有想到,会用这么变态的方法,蹂躏和虐待自己。作为一个没有过门的黄花
闺女,如此的折磨,几乎让她羞愧万分,一头撞死,自杀了却了。或许有时候,
暗室里面的审讯,完全可以为所欲为,更加的阴森变态了。王昭君穿上一身脏兮
兮的旗袍,被束缚双手,吊扯起来了。而她痛苦的低下光头,就这么面对皮鞭,
瑟瑟发抖了。根据监狱的规矩,凡是进入监狱里面的女囚犯,一律要首先抽打1
00下皮鞭,这样一来,叫做杀威鞭,倘如肯缴纳钱财100大洋就能躲避过去。

  少1个大洋,就是一下!不多不少,公平买卖。「早在公堂上!

  我就控制不住了!」我兴奋的勃起肉棒,就这么隔着裤子套弄和搓揉起来,
面对一个昔日的美女,自己的梦中情人。就这么面对自己。虽然她穿上衣服,可
是一样能让人兴奋。这是什么冲动了。「只是我需要,一些仁义道德在下面解决
了!

  昭君~ 我要你~ 我要你~ 不过这100下,也算进门礼物!会让你铭记终身!」

  「慢着!慢着!我不是没有钱!我家里有钱!我有钱啊!」王昭君尴尬的无
奈痛苦挣扎,而她扭动光头,陷入到一种痛苦,一种挣扎之中了。「难道你真的
不念我们昔日夫妻一场!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你~ 」她的脊背,惨遭各种鞭打和
蹂躏,而她纤瘦身体,在蹂躏之中痛苦的狰狞扭曲,就这么凄惨的痉挛,一点点
体会肉体痉挛的震撼。她的衣服,还散发女孩子温柔体味的衣服,而她即将等待
的,是悲惨的酷刑了。她迷人的身体,在闷热的刑讯室内,显得格外的显眼。

  而她低下光头,尽力掩饰女孩子娇柔的躯体,而她羞涩的夹并大腿,大概毕
竟是大户人家的女孩子,感觉到万分的羞涩,纵然无法逃避受刑,起码能在酷刑
来临之前,努力的保护自己了。王昭君后脑光秃诱惑,柔滑的性感迷人,她后脑
骨感纤润。她后脑勺弧凸秀美,圆腻的骨凸迷人,纤秀的圆滑可爱。她后脑沟壑
纤秀而下,骨感的弧凹纤润,光腻迷人。她光头顶弧凸优美,骨感的秃翘腻人,
纤秀的柔滑美韵。她头皮青青的腻积柔软,光滑诱人,纤柔细嫩。她软软的头皮
纤柔性感,汗腻迷人,细腻的头皮柔滑鲜嫩,泛出女性的诱惑。她颈椎骨节凸腻,
纤柔的秀美迷人,弧纤美韵。她后颈韧带纤绷,性感的纤润迷人,柔滑细嫩。她
后颈肌肤黄腻软韵,优雅迷人,纤柔细嫩。她后肩膀纤秀诱人,骨感的凸腻纤润,
柔滑细嫩。她后肩膀肌脂平腻优雅,纤弧美韵,光腻迷人。她后肩膀肌肤黄腻柔
和,软韵性感,柔滑美韵。「哼哼~ 」我淫笑起来,我穿上一条裤子,光了膀子,
就这么勃起肉棒,手持皮鞭,阴森森的冷笑。「对不起了!王大小姐!多有得罪
了!」我拿起皮鞭,在尿水马桶之中沾染,沾染上女囚犯的尿水,这种屈辱的鞭
打,真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从一个卑贱的,连看一眼都很难的名屠之子,到
如今的,将一个黄花闺女,随便玩弄。而密室之中的变态强奸,真的难以形容了。

  很多女孩子,就是这么被白白的沾污了清白。痛苦万分,求生不得,求死不
能了。

  本来张家不喜欢用皮鞭的,只是皮鞭沾染尿水,仙姑也磕头。

  任何女人的身体,都是娇贵的对于疼痛的感觉,更加的敏感。而皮鞭抽搭在
细嫩的皮肤上,加上尿水的腥咸,那种痛苦,几乎让人销魂蚀骨,淫水流淌下来
了。

  更加重要,反复的鞭打,会留下疤痕,而这种疤痕,抚摸起来,就会让这个
女囚犯,铭记自己的主人。「啪啪~ 」皮鞭抽打在王昭君的身体上。而面对这个
昔日自己嘲笑和愚弄过的年轻人,想到自己现在的悲惨结局,真的是痛苦不堪,
悲惨无比了。「你无耻!」王昭君嗜咬金属的牙箍,痛苦的呻吟起来,她的口水
顺着下巴流淌下来了。而进入监狱之后,新来的女囚犯,一律戴上金属的牙箍,
防止嗜咬舌头自杀了。她的口水淡淡的顺着嘴巴,流淌下来,而每一次鞭打,都
在她的娇贵肌肤上,淡淡的留下来一条红灿灿的血痕。她肩胛骨骨感凸腻,平腻
的纤美迷人,柔滑细润。她肩胛肌脂腻积纤韵,肌肉紧绷瘦弱,弧纤美韵。

  她肩胛肌肤薄韵诱人,略微浮显小痣,肌肤黄韵诱惑。她裸背纤秀骨感,优
美的灵巧纤润,细腻的纤柔迷人。她裸背肌肤黄腻深润,细腻的肌肤性感诱人,
纤柔细嫩。她裸背肌脂柔滑平腻,纤瘦的骨感迷人,性感诱惑。她骨感的脊椎骨
弧凸光润,长韵的优美而下,纤秀的优美迷人。她脊椎骨两侧韧带纤美紧绷,肌
肉柔软纤韵,光腻迷人。她后腰纤秀优雅,皮肤黄腻的软润迷人,优雅弧韵。她
后腰肌脂柔滑细嫩,纤秀可爱,充满少女诱惑。她后腰肌肉软软的弧韵紧绷,纤
柔细嫩,软韵迷人。王昭君尾椎弧凸,纤秀的小巧迷人,骨感纤润。她骨盆美润
圆腻,方腻的柔滑性感,美韵迷人。「哎呦~ 哎呦~ 疼死了~ 疼死了!别打了!

  受不了了!」王昭君兴奋的弓绷脊背,就这么挣扎的躲避起来,而她努力的
摇摆自己的身体,似乎就这么弹腾自己的两条纤细美腿,犹如亭亭玉立的仙鹤一
样,痛苦的躲避起来。她的脚趾头兴奋的张开,脚掌踩踏在地板上,痉挛万分,
柔美万分了。「哎呦~ 哎呦~ 小便都要流淌下来了!」她痛苦的踮起脚尖,脚趾
头紧绷的弓绷诱惑,脚丫青筋浮显,几乎痉挛了。她就这么兴奋无比,紧绷小腿
肌肉弹跳起来,摇摆自己的身体,本能的躲避。而她的小穴里面,淫水风骚的流
淌泛滥。而她痛苦的夹并两条大腿,搓揉起来,不停的摇摆,不停的扭曲挣扎了。

  而她痛苦万分,就这么沉浸在肉体的欲望之中了。我兴奋得捏住王昭君的臀
部,虽然隔着裙子,抚摸那充满女性韵味的屁股。而我故意的抬起胳膊,用皮鞭
专门抽打她女孩子娇贵的地方,比如说臀部,比如说裸背。而在她的裸背上,交
错的鞭打痕迹,彼此的重叠起来,鲜血淡淡的流淌下来,不少地方,留下青紫发
黑的痕迹。「啪啪~ 啪啪~ 」伴随一次次鞭打,而交错的痕迹,浮显在她的腿上,
还有胳膊上,包括柔美的臀部。而她痛苦的摇摆自己的身体,就这么颤抖的紧绷
胳膊,抓住铁链,痛苦的摇摆颤抖了。「哗啦~ 哗啦~ 」「受不了了!

  要死了~ 要死了~ 」她痛苦的口吐白沫,几乎痉挛的绷紧脚丫,昏厥过去了。

  她的美臀颤抖起来,浮显鞭打的痕迹,几乎痛苦万分,无法形容的可悲了。

  我兴奋的抱起王昭君地美腿,就这么气喘吁吁的放下了皮鞭。张家的规矩是,
遇到顽固的女囚犯,首先不要急于审讯,而是首先用刑。而一般女孩子的承受能
力较差,尤其是羞辱和面子。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养尊处优,地位高贵的都恐
惧光了脚丫,暴露在贫民面前,被人品头论足,那种感觉又如被强奸了一样。

  而张家刀的人,就是利用这种女孩子的恐惧心理,不停的要挟,玩弄,以及
酷刑蹂躏了。我抚摸身边的玩物,就这么兴奋的撸住肉棒,构思该如何蹂躏才好。

  针刺乳房,火烧脚底板,鞭打阴穴。还有各种酷刑,不一而足,想到王昭君
翘起脚丫,乖乖的任由我摆弄。而昔日高贵的王家大小姐,现在成为自己的宠物,
真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了。而现在我并不急于马上占有她的肉体,相反要慢
慢的折磨,直到王家大小姐,自己主动提出来,用肉体来交换,这才是一种艺术。

  让女囚犯自己主动,乖乖的任由你玩弄。这才是张家刀的精粹。也是张大刀,
玩弄无数女人的心得体会了。一点点体会肉体的抽搐,一点点体会一种风骚情怀
的唯美。就这么沉溺在其中,感觉到无尽的快感,无法形容的诱惑韵味了。更加
重要,让那些娇贵的肉体,自己跪下祈求宽恕,就这么痛苦的沉浸在其中了。三
堂在庭院的深处,是秘密的三堂,而在这里,经常需要会审的,或许仅仅是一个
人蹂躏,不足以体会一种变态的乐趣。有时候在密林的深处,几个人一起玩弄和
分享,才更加有韵味了。或许在公堂之上,惨遭酷刑折磨,最终大小便失禁,没
有什么,比这个对于一个贞节烈女而言,更加的屈辱了。

  「带犯妇!」伴随一声令下,顿时经过了一番拷问,身穿旗袍的王昭君,被
迫戴上沉重的木头枷锁,而且还有手铐,脚镣,就这么悲惨的,拖着生锈的沉重
脚镣,一步步迈着颤抖的脚印,走上了公堂。而在不久前,她还是气宇轩昂,一
脸的不在乎。「堂下所跪何人?」我故意拖动长腔,就这么审讯起来。

  「犯妇王昭君!叩见青天大老爷!大老爷一定给小民女做主!冤枉啊!冤枉
啊!」

  王昭君哭哭啼啼,就这么嚎叫起来了。她泪流满面,万分的可怜,万分的可
悲了。

  刚才拖入堂下,挨了一顿皮鞭,如今全身火辣辣的,无法形容了。她眯缝自
己的眼睛,痛苦的爬行起来,就这么用自己脏兮兮的膝盖,摩擦冰冷的地板。

  她的脚丫沾满了脏灰,就这么痛苦万分,凄惨无比了。「我只是问你一个事
情!

  你是招供还是不招供呢?」我拍打惊堂木,就这么喝斥起来。「外面可就是
大堂!

  想不想光了脚丫游街!让大家都欣赏一下王大小姐的美妙小脚呢?」我淫笑
起来,就这么抚摸自己的下巴,欣赏这个美女。「我招供什么?又要签字画押什
么呢?」王昭君颤抖的低下光头,几乎泪流满面了。「大胆刁妇!竟然如此的狡
猾,来人继续给我大刑伺候!还真的就不怕你不说!」我脱光膀子,完全没有了
什么少爷的姿态优雅,就这么赤裸裸的上阵,必然亲自用酷刑了。

  老虎凳,针刺乳,木驴穿阴仙姑也风流。就算再坚强的女孩子,倘若骑在我
的酷刑上,必然会痛苦万分,甚至很多女孩子听了,被抓入张家,顿时双腿发抖,
哆哆嗦嗦,完全的痛苦了。「啪啪~ 」一个带有一个木橛子的老虎凳被搬运到三
堂上,与其说三堂,不如说一个更加宽敞,更加明亮的刑讯大厅而已。

  在墙角,一个煤炉摆放在那里,其中一些烙铁正在接受滋润,准备随时在细
嫩的身体上,留下凄惨的烙印。而那种肉体烧焦的痛苦,几乎令人无法承受,悲
惨万分了。

  「王大小姐!请吧!」我淫笑起来,甚至有些木然,就这么握住王昭君反抗
的胳膊,帮忙她打开木头的枷锁,就这么讲手铐去掉。然后将她的身体羊头形态
捆绑,勾勒乳房,非常的风骚,固定在身体后面的十字架上面。她虽然穿上旗袍,
全身被汗水湿润,更加多了一种风骚,一种韵味了。我轻柔的勒紧那些绳索,而
王昭君气喘吁吁,神态微弱。汗水顺着她的身体流淌下来,阴柔唯美,万分无奈
了。而她哼哼唧唧,无法形容,处于一种什么特殊的状态。她似乎有些兴奋,就
这么挺起自己的胸膛,承受各种变态的屈辱。而她张开自己的美腿,就这么拖动
脚镣,坐在那个凸起来的木驴上。甚至作为一个从小在牡丹城长大的女孩子,她
已经非常明白了,这是意味什么事情了。「哎呦~ 哎呦!」她兴奋的呻吟起来,
她的双腿高高的翘起,就这么兴奋的张开脚趾头,等待一块块叠加砖头。

  而她咬紧牙关,痛苦万分,处于一种肉体的痉挛,一种不幸之中了。王昭君
双腿纤润优美,弧韵诱惑,软韵的纤圆迷人。她大腿后侧弧凸美润,紧绷绷的肌
肉微微颤耸,性感的充满女性韵味。她大腿后侧纤韵性感,肌脂软润腻积,纤柔
细润。她大腿后侧肌肤柔和,软润的腻积皮纹,纤柔性感。衬托美臀凸韵诱人,
扁韵可爱,纤瘦的灵巧诱惑。她赤裸的大腿外侧肌肤光腻诱人,黄软的柔滑纤韵,
紧绷柔嫩。王昭君大腿外侧弧圆光腻,她大腿肌肉紧绷纤秀,性感的美韵迷人。

  她大腿外侧脂肪腻积软润,纤圆性感,柔美的优雅细润。她大腿内侧弧凸软
润,脂肪略微兜积纤美,性感的纤秀可爱。她大腿内侧韧带纤绷,性感的肌肉略
微兜显,骨感的柔滑纤韵。她大腿内侧肌肤黄腻诱人,略微紧绷诱人,充满少女
的诱惑,软软的弹性优美。「嗯」我抱住王昭君的大腿,就这么放在长条椅子上,
而她性感的耸搭脚丫,就这么弓绷脚趾头,风骚万分,抚媚万千了。那种韵味,
真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那是纤细的美腿,让人看了就会心动,这样的女孩子,
虐待和蹂躏,真的是一种犯罪的痛苦了。「吱吱~ 吱吱~ 」我轻柔的翘起大脚丫,
就这么踩踏那个脚蹬,椅子上凸起部分,来回的摇摆起来,风骚万分,兴奋无比
了。虽然她穿上衣服,可是比不穿衣服,更加的羞辱和痛苦了,很多悲情只有她
内心当中才清楚了。「哎呦!好疼啊!好疼啊!哎呦~ 哎呦~ 」王昭君弓绷裸背,
就这么哼哼叽叽起来,而她兴奋无比,就这么颤抖的口水,顺着牙箍一点点流淌
下来了。她兴奋的挤眉弄眼,就这么凄惨的摇摆自己的身体。

  小乳房颤抖起来,而她的光头蠕动希望在此之中,达到一种肉体的痉挛,一
种无法形容的高潮了。她腿窝弧凹纤软,肌肤细腻滑嫩,软软的光腻迷人。

  她腿窝肌脂腻积,纤秀柔和,性感美韵。她膝盖弧凸光腻,骨感的膝盖弧凸
秀美,纤绷柔和。她膝盖肌肤细腻光润,皮纹腻积诱人,纤秀诱惑。王昭君小腿
腓骨纤秀圆下,微微弧弯纤润,紧绷的性感迷人。她小腿面光洁细腻,肌肤黄软
柔滑纤润,嫩腻的性感弧韵。她小腿面肌脂纤瘦,优雅迷人,性感可爱。她小腿
面肌肉纤绷,性感的纤细优雅,唯美诱惑。她小腿肚脂肪腻积纤柔,光腻的柔滑
纤韵,紧绷秀美。

  她小腿肚凸挺光润,小腿肌肉紧绷绷的秀美性感,柔和的纤韵迷人。她小腿
肚肌肤黄腻软韵,柔和的细腻迷人,略微细嫩的浮显腿毛。王昭君小腿纤秀诱人,
好像一只亭亭玉立的仙鹤。「嘶嘶~ 嘶嘶~ 」绳索一圈圈缠绕起来,紧绷绷束缚
在皮肤之中。而王昭君兴奋的翘起脚丫,就这么收缩臀部,疼痛万分,整个人体,
就这么痉挛的摇摆起来。而脚趾头兴奋的痉挛,来回的蜷缩了。「受不了了!当
家的!好疼啊!好疼啊!」她翘起一双脚丫,就这么依然带上纤细的脚镣,兴奋
的摇摆起来。而一双脏灰得脚丫,无法形容了,略微细嫩破损了皮肤,脚踝那里
有些红肿。或许作为一个天生的优雅娇贵小姐,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的罪呢。一
个本来应该享受清福的娇贵小姐,却要遭受如此的酷刑,简直不是语言来能形容
的了。她脚踝弧凸光润,骨感的纤秀迷人,纤圆的性感美韵。她脚踝肌肤黄韵细
腻,皮纹软软的紧绷迷人。她拥有一双秀美的脚丫。她脚背光腻骨感,弧凸的平
坦秀润。她脚骨凸腻隆润,纤秀的柔美诱人。她脚背肌肤细腻光润,黄软的纤秀
性感。她脚背肌脂薄韵,韧带紧绷纤秀,青筋腻积的柔软纤韵。她脚背小巧可爱,
柔滑细润,充满女性诱惑。「咯吱~ 咯吱~ 」我拿起一对夹棍,就这么夹住王昭
君的两个脚踝,不停的用力加压。「哎呦~ 哎呦~ 脚踝都要断裂了!这是什么啊!

  哎呦~ 哎呦!不是老虎凳嘛!哎呦!」王昭君兴奋的蜷缩脚趾头,而她的身
体,犹如虾米一样,痛苦的痉挛起来。那种韵味,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风骚激情,唯美优雅了。「我给你加压一块砖头!不就是了!」我冷笑的示
意起来。

  「进入我们张家得公堂!不怕你不说!有的是时间,你慢慢想清楚了再说!

  不着急呢!」我故意扳起王昭君的脚丫,就这么塞入下面,2块砖头。王昭
君痛苦的抬起脚丫,就这么几乎痉挛起来,她的脚趾头痛苦的夹并扭曲,挤并的
蜷缩起来,非常的扭曲僵硬了。她脚趾头纤秀柔嫩,抿积在一起十分性感。她大
脚趾光润性感,脚趾头软韵迷人,趾肚扁润秀美,弧圆细腻,趾甲盖弧凸秀气。

  她二脚趾光腻柔软,脚趾头弓韵骨感,趾肚凸硬抿积,尖秀迷人,趾甲盖方
润秀美。

  她三脚趾腻积光腻,脚趾头纤秀性感,趾肚方润腻积,柔滑细嫩,脚趾甲平
腻青色。她四脚趾弧凸光润,脚趾头纤弧骨感,趾肚纤软腻人,脚趾甲弧翘青润。

  她小脚趾性感柔软,脚趾头弓凸可爱,趾肚弧凸尖秀,趾甲凸翘小巧。她脚
尖弧韵尖秀,光腻的软韵迷人,优雅弧韵。她脚趾头和前脚掌略微尖秀挤并,弧
韵软润。

  她脚趾头间隙挤并纤软,黄软的皮纹腻积浮显,干涩的弧软诱惑。她的脸蛋
因为极度的痛苦,开始扭曲变形,这种凄惨的韵味,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悲惨无比,凄美万分,就这么痛苦的体会其中,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自拔。

  她脸蛋上的肌肉,轻微的抖动起来。而作为一个成天被宠爱的千金小姐,谁
能承受如此的悲惨,谁能承受如此的悲愤呢?她疼痛的扭曲痉挛自己的身体,陷
入到一种极度的恐惧和痛苦之中。「啊~ 啊~ 疼死了~ 疼死了!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王昭君摇摆自己的身体,痛苦在老虎凳子上扭曲挣
扎,赤裸裸的身体,彼此的痉挛扭曲。她兴奋的翘起双乳。而这个时候,我拿起
两根银针,恰到好处的,插入她的脚趾头上,而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顿时传递
在她的全身上下,彼此的痉挛电击,就这么彼此的扭曲振奋了。「啊~ 啊~ 啊~ 」

  王昭君痛苦的踢动脚丫,就这么上下挣扎起来,而她兴奋无比,就这么痛苦
的弹腾自己的身体。王昭君的脚丫,不断的摩擦在粗糙的砖头上,脚丫略微蜕皮,
有些疼痛,有些粗糙。有些悲愤了。她想不到自己蒙冤入狱,更加想不到,在监
狱当中,如此娇贵的身体,却要承受如此悲凉的酷刑。甚至被光脚欣赏,那种辛
酸的滋味,能让人的内心,瞬间崩溃了。她大脚骨略凸柔和,她脚掌秀美优雅。

  她前脚掌弓凸光润,纤软的弧韵细嫩。她前脚掌肌肉凸韵柔美,扇形的柔和
紧绷,小巧纤润。她干涩的前脚掌弧美诱人,肌肤红润柔软,柔和的细腻迷人。

  她侧脚掌弧凸柔软,纤秀的柔滑美韵,软韵性感。她弓绷的侧脚掌肌肉弧凸
可爱,软软的月牙形纤软凸韵,纤柔可爱。她侧脚掌干涩性感,肌肤黄腻的软韵
紧绷,皮纹腻积纤韵。她外侧脚面凸韵纤瘦,纤秀的性感美韵,柔滑细嫩。她外
侧脚面肌肉凸腻迷人,柔和的软韵光腻,弧纤柔嫩。她外侧脚面肌肤黄腻泛出皮
纹,略微纤柔细嫩,柔滑性感。她内侧脚面弓绷性感,弧凹美韵,纤柔的圆腻迷
人。她内侧脚面弧韵柔和,肌肤略微软润的嫩腻迷人,纤柔的细腻性感。她内侧
脚面肌脂腻积柔美,软软的弧韵迷人,柔滑嫩颤。她内侧脚面肌肤柔滑白韵,略
微性感的腻积皮纹,软韵诱惑。「说不说!说不说!」我拿起一根精致的小棍子,
狠狠抽打王昭君的脚底板,为了虐待这个纤瘦的脏灰脚丫,甚至拿起银针,对准
她的大脚趾缝隙,狠狠插入里面了。「滋滋~ 」顿时伴随抖动的脚趾头,一瞬间,
鲜血顺着趾甲缝隙流淌下来了。「啊~ 啊~ 疼死了~ 疼死了!我呸!

  想不到我你如此的无耻!我王昭君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呸!」王
昭君痛苦的咒骂呻吟起来,而她的嘴唇里面,都是鲜血了。她疼痛的痉挛自己的
身体,就这么躺倒在老虎凳上,而她颤抖自己的脚丫,就这么翘起,悲惨的摩擦
起来。

  完全的脱皮了。她的阴穴风骚敞开,顿时大量失禁的尿水,流淌下来了,整
个屋子里面,都泛出来一种风骚的淫乱气味了。她兴奋的双足,来回的弹腾挣扎,
而她彼此的扭曲自己的身体,体会银针插入乳房的疼痛。而她的腰肢摇摆和扭曲
起来,就这么悲惨的翻滚。她的臀部摩擦冰冷的椅子,而她兴奋的淫水,混合尿
水,一点点流淌下来,凄惨无比,悲愤万分了。「哼哼!疼死了!还有这个呢!」

  我拿起一个蜡烛,轻柔的走过来,而燃烧的蜡烛,就这么炙烤王昭君得脚心。

  而那种火辣辣的疼痛,让这个风骚的牡丹城美女,实在是呲牙咧嘴,痛苦万
分了。

  她的脚丫不停的痉挛弓绷起来,而她兴奋万分,就这么翘起两个嫩脚,发出
来撕心裂肺的呻吟。她足弓弧凹美润,弓绷的柔美纤润,韧带纤绷秀美。她柔软
的脚心白皙性感,软软的弧凹纤润,柔滑的光腻迷人。她脚心细腻的肌肤敏感光
润,嫩嫩的十分可爱。她脚心皮褶腻积诱人,黄软嫩腻。她脚心肌肉弓绷纤秀,
弧凹的软韵腻人。她脚心柔和性感,纤弧的柔美秀气,被形容十分迷人。她脚跟
韧带紧绷,略微凸挺性感,兜积迷人。她脚后跟上侧肌肤粗糙,皮纹兜积迷人,
黄腻的软韵迷人。她脚后跟圆凸光腻,柔滑的细腻迷人,纤柔的弧韵嫩滑。

  她脚后跟肌肉柔软的挤并纤润,嫩腻迷人,柔滑的细腻性感。她脚跟v子腻
积性感,皮纹软软的干涩迷人,柔滑纤韵。「噢~ 噢~ 」王昭君兴奋的搓揉自己
的脚丫,而她最终被痛苦的折磨,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许神志都一点
点开始混乱,都一点点开始模糊了。「疼死了!不要虐待我的小脚了!好疼啊!

  好疼啊!几乎要崩溃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说!我不知道!我真的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冤枉啊!冤枉啊!我不是乱党!我不知道啊!」

  王昭君痛苦的嚎叫起来,而她稚嫩的声音,一点点传遍女囚地牢,一点点到
处的传播了。

  如果仅仅就此结束,或许没有任何意义,而留下王家小姐,或许更加有意思。

  而我欣赏王昭君的身体,体会这种鞭打和虐待,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在公
堂上干她。虽然我勃起地肉棒,早就射在裤裆里面了。大清朝的女子监狱,非常
的凄惨和黑暗,女囚犯经常遭受各种酷刑,以及变态的蹂躏。甚至被强奸,而今
如果监狱的女囚犯,往往不在贞节,根本不会有男人要了。尤其是未婚的女子,
就算是已婚的女子,最后没有定罪,一样是被千万人骑马的骚货,往往被男人一
纸休书休掉。所以说,谁能都能得罪,但是万万不能,得罪官府的人马,否则实
在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呼呼~ 」我兴奋的喘息起来,而我的肉棒,亢奋的勃起,
偏向了左侧。而我兴奋无比,就这么凑合上去,而根本想不到,我令人窒息的兴
奋而王昭君痛苦万分,昏死过去了。她兴奋的弓绷脚丫,疼痛无比,凄惨万分了。

  「大概用刑过度!犯妇昏厥过去了~ 」我万分的感慨起来,想不到这么崇洋
媚外的女孩子,还这么不经打,我不知道设么地方流血了。反正顺着她的身体,
流淌下来了。「张大人~ 您也太狠心了~ 这么残忍也下得去手!」

  「无毒不狠,不丈夫!嗯~ 」我拿起一边的烙铁,轻柔的翻转起来。「昭君
~ 念在我们昔日夫妻一场,不要逼迫我下狠手!」我轻柔的翻转手中的烙铁,在
那里欣赏起来。「哗啦~ 」一盆尿水兜头泼撒下去,而王昭君痛苦的眯缝双眼,
不屑一顾的看着我。「道上规矩我懂,就死我一个好了~ 我不会招供我的姐妹~ 」

  「哈哈~ 那就对不起了~ 」我拿起烙铁,对准她的胳膊,就这么放下去了。

  「滋滋~ 」「啊~ 啊~ 」王昭君痛苦的喊叫起来,而她含着眼泪,就这么再
次昏厥过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2010-5-6 23:24 编辑 ]文章描写的非常细腻,对于用刑的过程也相当的精彩,只是没有段落让人看的受不了了,希望楼主尽快修改,以方便广大的读者,要不然谁会有心情像我一样看完此文(鄙人酷爱虐文才慢慢看完)文章还可以,但拜托作者换个名字吧又不是标题党。很是不错的文章,细节描写得十分细致,虽然我并不控虐待文,但是还是仔细的看完了,非常不错,希望这样的文章越来越多既然此昭君非彼昭君,那作者又何必又非要执着于这个名字呢?另外用3008年这个时间也无必要。
不过作者的文章写得是真好。我建议作者干脆修改一下时间和背景,直接就让此昭君是彼昭君也无不可。文章写的出彩,不落俗套,意淫强奸好文,继续写下去!老汤,换了点新词,像是科幻的,不知有没有下文啊?很喜欢,不过希望楼主能多写点细节,真的像是科幻小说,又带点古代的感觉,希望楼主有所突破,期待后续满清十大酷刑?不过看了却感觉不到激动,反而不舒服,而且那个王昭君不是兴奋是痛苦吧,呵呵,楼主你用词不当哦这文章意淫得也太过分了,看得提不起兴趣,费了好大力量也没看完。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樱桃原创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福利短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成人短视频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